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华体会|东北三大煤企“陷落” 前三季度亏损超60亿元

企业新闻 / 2022-03-25 00:05

本文摘要:[2008年6月拨给到龙煤集团旗下的龙煤股份是整个集团的核心资产,其2013年的营业收入能占集团总收入的七成左右。不过,龙煤股份在今年前三季度的净亏损也超过39.36亿元,甚至占到到公司2013年度净资产的53.95%]煤炭市场不景气下的东北三省,原本无限风光的煤炭企业,如今大都已处在亏损的泥潭里。

华体会

[2008年6月拨给到龙煤集团旗下的龙煤股份是整个集团的核心资产,其2013年的营业收入能占集团总收入的七成左右。不过,龙煤股份在今年前三季度的净亏损也超过39.36亿元,甚至占到到公司2013年度净资产的53.95%]煤炭市场不景气下的东北三省,原本无限风光的煤炭企业,如今大都已处在亏损的泥潭里。作为黑龙江省科仅次于国有企业,同时也是东北地区规模仅次于的煤炭企业,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龙煤集团”)今年前三季度净亏损超过45.78亿元;与龙煤集团附近的吉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吉煤集团”)以及沈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沈煤集团”)也分别亏损超强7亿元。

为了挽回亏损局面,各家也采行了多种措施,龙煤集团于是以逐步实行“分家”计划,将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家单位由原本的分公司变成子公司,龙煤集团总分体制变成母子体制;吉煤集团则通过折股交纳采矿权价款来减少资产负债率。但对于何时能走进泥潭,谁心里也没底。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应,由于东北区域内经济劣,市场需求严重不足,因此三大煤炭企业的亏损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尤其是龙煤集团,什么体制都很难解决问题,四家分公司分归属于地方后,补贴有可能多一些,破产得快一点。经营困局自2013年整体亏损23.4亿元之后,龙煤集团的经营状况就在大大好转。

截至2014年9月末,龙煤集团构建营业收入217.18亿元,同比上升大约25%;利润则是全线亏损,其中营业利润为-49.92亿元,利润总额-45.60亿元,净利润的亏损额度也超过45.78亿元,亏损金额为龙煤集团2013年度净资产的27.46%。龙煤集团下另设12个子公司,主要还包括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煤股份”),以及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4个矿业集团(延续企业),另外资产还有新疆能源公司、瑞隆公司以及丰安民轰、地质勘探、机械装备、工程设计、矿山建设5个专业化公司。其中,2008年6月拨给到龙煤集团旗下的龙煤股份是整个集团的核心资产,其2013年的营业收入能占集团总收入的七成左右。不过,龙煤股份在今年前三季度的净亏损也超过39.36亿元,甚至占到到公司2013年度净资产的53.95%。

与龙煤集团邻接的吉煤集团是2009年1月经吉林省人民政府批准后并出资重新组建的综合性大型煤炭产业集团,是在统合辽源、通化、珲春、舒兰、杉松岗五个矿业集团,拆分蛟河煤机生产公司等企业而重新组建的。2014年前三季度,吉煤集团的营业利润为-9.87亿元,利润总额为-7.17亿元,净利润也亏损7.47亿元,占到公司2013年净资产的22.56%。

正式成立于2001年的沈煤集团是由原沈阳矿务局升格而出,享有沈阳、黑龙江和内蒙古三个矿区,地质储量合计12.81亿吨,目前公司在产矿井合计生产能力1791万吨/年,为辽宁省仅次于的煤炭集团,红阳能源为其辖下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沈煤集团构建营业收入118.1亿元,同比上升8.6%;净亏损则低约7.6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2.32亿元。

先天不足集体陷于亏损的东北三大煤炭企业都将原因归咎于“全国煤炭生产能力不足,煤炭市场需求不央,市场竞争激化,煤价下跌力弱,造成销量增加和收益骤减”。吉煤集团一位人士回应,不受煤炭市场持续下滑、进口煤冲击市场相当严重、铁路货运提价、个别主力矿井效益大幅度下降、回款亲率较低以及回款质量劣等因素影响,2014年是吉煤集团正式成立以来,经历的最艰难时期,生产经营极为艰苦。

不受宏观经济快速增长滑行影响,煤炭下游企业市场需求依旧没明显改善,吉煤集团煤炭销售半径内,大多数耗煤企业动工严重不足,电力行业耗煤增加、钢铁市场下降、建材化工市场需求不央,造成了用户接煤较少、销售通畅现象。前三季度,吉煤集团商品煤销量仅有已完成1112万吨,比计划增加303万吨,影响商品煤收益比计划增加8.75亿元。另一方面,不受市场需求持续下滑影响,进口煤及蒙煤、龙煤等外省煤炭转入吉林市场,竞争激化造成煤炭价格持续上升。吉煤集团前三季度商品煤平均价格288.76元/吨,比计划上升67.72元/吨,这一项也影响公司商品煤收益比计划增加8.09亿元。

华体会官网

龙煤集团与沈煤集团的处境也与吉煤集团相近。2014年前三季度,龙煤集团煤炭价格同比上升173.87元/吨,仅有此一项就同比减收15.8亿元;另外由于三季度销量增加造成公司同比减收2088万元。实质上,矿区老化、资源储量大幅度上升早就沦为东北三省煤炭企业被迫面临的现实问题,也是该地区煤企亏损激增的内因。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掌控的一份资料也表明,吉煤集团辖下辽源矿业的梅河矿、西安矿煤炭储量日益耗尽,正处于割采复采行阶段,投放大、产量较低、煤质劣,全年梅河矿预计亏损2.2亿元、西安矿预计亏损1.3亿元。通化矿业的永安矿和珲春矿业的英安矿、强国矿地质条件极为简单,给的组织煤炭生产和确保煤炭质量带给相当大可玩性,制约了企业效益的提高。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回应,东北地区煤炭开采难度很大,造成成本很高,不像内蒙古多露天煤矿,龙煤集团等的矿井都是深井,人工成本很高,如果说市场很差,煤价暴跌,最莫名其妙的就是那些铁矿成本高的企业。“东北地区煤炭企业的效益一直很差,除了部分肥煤、1/3焦煤外,很多是褐煤和低热值动力煤,以前煤价低的时候,神华集团一吨煤赚到300~400元,东北不能赚到40~50元,那时还能保持盈利,但现在每吨煤炭的价格早已大幅度上升超强百元,企业显然就无法忍受。”上述人士讲解。艰苦救赎面临困境,东北三省的煤炭企业也争相“出有讨”实行救赎,但这条道路却回头得出现异常艰苦。

作为黑龙江省科仅次于国有企业,同时也是东北地区规模仅次于的煤炭企业,曾名职工超强24万人,因此龙煤集团在黑龙江省内的地位不言而喻。十年前,为寻求能源大省,黑龙江省启动了鹤岗、双鸭山、七台河、鸡西等四个煤炭集团的统合。当年12月26日,上述四个国有重点煤矿通过战略性重组,正式成立了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龙煤矿业”),也即龙煤股份的前身。

公开发表资料表明,龙煤矿业正式成立之初的资产为130亿元,计划煤炭总产量将逐步超过年产1亿吨,销售收入200亿元,利税20亿元,并谋求2005年在香港上市,2006年在内地上市。在重组过程中,龙煤集团也获得了“实惠”,不仅通过清产核资核销了54亿元的资产损失,还通过人员分流等方式干掉了一大批“包袱”。然而,十年过去了,龙煤集团不仅没构建当年重组时的宏图伟志,而且还因亏损相当严重、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拖欠等问题,被迫再度靠黑龙江省政府30亿元的“器官移植”解决问题棘手问题。此外,其股份制改革直到2009年4月才已完成,龙煤矿业整体更改为龙煤股份,上市计划也因矿难时有发生而再三延期。

华体会

如今的龙煤集团为了摆脱困境,再行一次实行“分家”。今年10月30日,龙煤集团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个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举办正式成立上海证券交易所仪式,四家单位由原本的分公司变成子公司,龙煤集团总分体制变成母子体制。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一位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讲解,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个矿业集团将实行独立国家经营,老客户还归龙煤,四个子公司自负盈亏,自己开拓市场。

龙煤集团也称之为,这是“深化企业内部改革的一项根本性措施,标志着龙煤集团深化企业内部改革迈进了最重要一步,这一管理体制的变化清晰明确了各子公司法人主体地位和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地位,也将充份唤起企业内在活力,强化解危度受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然而,这一市府办法并不被龙煤集团内部和外界所寄予厚望。“现在形势这么劣,自己开拓市场,压力十分大,好的时候交还去,很差的时候‘劳改’,作为普通职工也不不愿啊!”上述七台河分公司人士回应。平安银行能矿事业部研究中心主任周泰也指出,龙煤集团的问题较为典型,矿井小、煤质劣、人员负担重、深度亏损,目前看龙煤早已资不抵债,想要从银行融资也艰难,龙煤集团现在是省属企业,省里补贴受限,分为四个地方公司,是期望四个城市也能强化帮扶,然而其内部矛盾也较为多,有些个别矿井还能盈利,但被集团拖着也无法发工资。

另一家吉煤集团则采行了折股交纳采矿权价款,以减少资产负债率,提高经营的方式。吉煤集团自2009年正式成立以来,仍然面对采矿权价款交纳的问题,而煤炭市场转入“寒冬”后,公司更加无法以现金方式交纳。

截至2013年末,吉煤集团所属煤矿总计25个,采矿权价款总额大约为28.74亿元,已缴价款3.6亿元,欠缴价款25.14亿元。2014年3月,吉林省财政厅和国土资源厅月启动了吉煤集团采矿权价款折股工作。经过两次折股交纳采矿权价款,截至8月29日,吉煤集团资产总额为203.57亿元,负债总额162.42亿元,所有者权益41.15亿元,资产负债率79.78%,比6月末上升6.78%。

同时,吉煤集团的股东也发生变化。公司原股东为吉林省国资委,出资人民币10亿元,占到股100%。

以上两次折股交纳采矿权价款减少全额资本后,公司股权结构更改为吉林省国资委出资109500万元,占到股59.46%,吉林省地质勘查基金管理中心出资74649万元,占到股40.54%。实行以折股方式交纳采矿权价款政策,为吉煤集团挽回当前有利经营状况和减轻资金压力显然起着了一定起到。2014年9月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7.83%,比6月末上升8.74个百分点。然而,无论是政府器官移植、“分家”还是折股方案,都无法彻底转变东北三大煤炭企业集团的实际盈利能力和经营活动净现金流状况,“救赎”之路并很差回头。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就直言,东北区域内经济劣,市场需求严重不足,以前煤价低肥煤还能销售到河北,现在被进口煤冲击,煤炭很难出有省,而当地传统动力煤市场也被蒙东低价褐煤冲击,什么体制都无法解决问题,各种救市措施也不能是将破产的时间扯后一些。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东北,三大,华体会,煤企,“,陷落,”,前,2008年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xxkuaipao.com